记者采访卓顺发主席

记者:卓主席您好,特别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, 如果我们可以在小孩子的心目中播种一颗慈善的种子,也许这些小孩子长大之后会有人像您一样成为一名慈善家,这是我们的一个美好的愿望。您做慈善有20多年了,您心中那颗慈善的种子是什么时候种下的呢?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开始了慈善的道路。第一次做慈善的心情又是如何呢?

卓主席:我觉得取之社会,用之社会,人需要的不多,想要的却很多,而且无止境的想要,当你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,你一定要很感恩,为什么你会得到,就比如说,你来到世上,世间,你一定想到谁带你来,就是父母亲。为什么父母亲会带你来呢,这是一个很好的缘分,你借她的肚子出来,当你小的时候,社会一直在帮你,父母在帮助你,兄弟姐妹在帮助你,朋友在帮忙你,这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。在整个学习的过程,社会帮助你,给你这个平台,就是让你成长。我觉得,你所得到的东西,一定要回馈,哪怕是点点滴滴,一分一秒的回馈,都一定要感恩,一定要去付出,一定要去宽容,一定要去慈悲,做一些事情,能够普渡众生,能够帮助到别人。

记者:我们常说父母是我们的第一任老师,家庭是我们的第一所学校,您是来自一个有11位兄弟姐妹的大家庭,根据您的分享,在家境非常贫寒的情况之下,妈妈还抱养了两位姐姐回来,妈妈的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慈善,除了妈妈的善良,您从自己的父母身上和从小成长的家庭环境中还学到什么东西呢?对于您日后事业的成功,有什么帮助呢?

卓主席:其实你没有穷过,你不懂穷的滋味,不懂穷的痛苦。当你穷的时候,很多东西,你除了生活,你还要面对另外一种困难,另外一种处境让你学习。妈妈是很伟大的,在小时候,她家庭很贫穷,我们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长大,可是还是蛮幸福的,在整个学习过程中,在整个同享的过程中,还是很感恩的。从妈妈身上我学习了很多很多,就是付出,就是为了孩子,为朋友,为村里面的居民去付出,虽然穷,但穷得很志气。对于我来说,穷并不是穷,而是一种学习环境。小时候,我一直想不清楚,为什么妈妈要生那么多孩子,可是那时候的教育就是这样,没有叫你去生少点孩子。我妈妈觉得,生多点孩子是一种福报,其中一两个对社会有贡献的时候,她觉得是一种付出,是一种感恩,所以我今天会做这么多慈善,跟妈妈,跟家庭都有很大的关系,我很感恩妈妈和我的家庭,让我逐步逐步在成长,有今天,有这个心得,肯乐于助人。

记者:凭借自己的成绩考入华侨中学,在今天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。您在15岁的时候就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华侨中学,但是因为体谅父母,早早承担起了养家的责任,放弃了学业,当时一定很不舍吧?有没有想过,如果当时没有放弃学业的话,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呢?

卓主席:我小时候是想当医生,然后也想当一个律师。当医生是想救人,当律师是想声张正义。我很感激我从小就离开学校,造就了今天的我。因为如果当了医生,或者当了律师,我今天也不会放下身段乐于助人。“了断取舍,承担放下”不是这么容易的。所以这整个过程中,我学到了八个字:了断取舍,承担放下。在某个时候,你一定要做一个了结,走更远的路。面对光明去处理当前的事物,往好的方向去想。所以当初我离开学校虽然不舍得,可是我还是很乐意的,我把赚来的钱都全部交给了妈妈,让妈妈去支配整个家庭的费用。

记者:您离开学校之后就进入社会打工了,做过很多辛苦的工作,后来凭借自己的努力奋斗做了老板。但是做老板的经历并不是那么顺利,第一次做生意在三个月内就输掉了三万块,当时一定是您全部的身家对吗?当时是如何度过那个难关的?当时抛弃了您的朋友,现在还有联系吗?您提到自己的人生主要有三次失败的经历,这三次失败的经历对您的人生有什么样的意义呢?

卓主席:第一次做生意是满怀信心地去做,可是因为不懂做生意,而且邀请我出来做生意的人,他说他对这个行业很熟,可是其实他不熟。他也是想找一个机缘出来做生意,然后我把钱拿出来了,几个月了他还是不肯把钱拿出来,我掉着眼泪求他把钱拿出来,让我们能够继续经营下去,所以第一次做生意其实是糊里糊涂,没有思考好的去做生意,所以失败了。第二次失败是在成功的时候赚了一些钱去投资房地产,没想到波斯湾战争,会让我经历了惨痛的代价,把所赚得钱在波斯湾战争期间短短几个月输掉了。当时有一个处境是,其实我有一个股东可以帮我度过这个难关,我们两个一起投资生意,他可以帮我以当时的市场价买齐,然后我就有钱周转,就不用这么辛苦,用很便宜的价格卖掉我的房地产。第二次失败是觉得经验不够,遇人不淑。第三次失败其实也是遇人不淑,跟第二次失败相差了这么多年,已经整二十年了,我觉得遇到这么一位有名誉,地位的大哥,应该会照顾小弟,我没想到第三次失败也是因为在商场上,商场如战场,我在商场上比较用感情,比较用义气去做生意,其实是不对的,商场上就是要斤斤计较,还要每一分钱都要算得好好,而且要注意合同,不能够随随便便讲几句话,讲义气就能够草草了事。第三次的失败也怪我自己经验不足,我都没有去责怪他们,只是觉得我对人的思考,对人的要求有一个完美的一面,其实人的思想不是这样的,一定要用理智对待全部的人,对待全部的投资,全部的商业行为,全部的处世,做人的态度。所以总结来说,做什么东西,都要三思而后行,要用理智,要用智慧去处理是非,去处理工作,去处理投资,去处理人生的经验。

记者:您有提到在自己15岁的时候选择放弃学业帮助家里减轻负担,当时有一位13岁的妹妹也跟您一样做出了同样的决定。兄妹两人因为未成年可以做的工作也很有限,非常辛苦。我特别想知道,您这位妹妹现在的状况,她一定是您12个兄弟姐妹当中,跟您关系最好的是吗?后来的慈善事业,妹妹也有参与吗?

卓主席:其实我离开学校的时候,我妈妈是很痛苦的,我爸爸是不赞成的,我爸爸说为什么有前途不读书,我妈妈说儿子辛苦你了,妈妈对不起。这个妹妹很奇怪,她也主动离开学校,我15岁,她才13岁,我们两个是相当好的一对兄妹,是所有的兄弟姐妹当中,他是我最亲切的妹妹,到今天为止还是很亲切。可是慈善这种东西是一种学问,是一种内涵,不是每个人想做就做的。她有参与,在行善,跟我不一样,我是在做慈善,慈善得用心用力,尽心尽力,把生命交给了慈善,把生活交给了慈善,把未来交给了慈善,慈善是定性的,它没有变性的,它没有喜不喜欢。我觉得做慈善相当的困难,妹妹尽心尽力是最好的,不过我要感谢这个妹妹,感谢我的兄弟姐妹,在整个过程中给予我的教育和教导。

记者:妹妹是您15岁时就遇到的“同道中人”,现在在慈善的道路上,您的“同道中人”越来越多,您多次提到李氏基金对您的帮助和鼓励是非常巨大的,在善济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,对此您一直心怀感恩,多次表达感激之情,除了李氏基金,还有哪些机构,哪些“同道中人”对善济医社提供了的帮助呢?当初是谁支持了您的第一间分社,支持的费用是多少呢?现在开一间分社需要多少钱?

卓主席:开一间分社需要30-50万之间,看分社的大小,规模。我做慈善的时候,其实很多贵人在帮忙我,李氏基金帮忙很多。我们在医社存着几十万,相当的困难的时候,跟李氏基金要求了一百万,没想到在短短的几个月,他寄了一百万过来,而且信上还说,好好的做,如果有什么需要,明年再写信进来,我们会大力的支持你。我没想到李氏基金在3年内连续捐了三百万,而且成立了一个特别基金,叫做“建国一代慈善基金”,帮助那些建国一代的人,看诊领药完全免费,就是65岁以上的人。我们也对李氏基金这个基金有特别的尊敬和敬重,因为在新加坡像这样的基金毕竟不多,其他的还有很多好朋友捐了一百万,差不多有整10个,还有三皇五帝,还有培华基金,还有Transcap,就是计程车司机的公司,他们都很了不起,帮我们筹款。包括个人捐款,都是一些好朋友,比如张养心,    吴木兴啊,林恩德啊,这些朋友,他们都是很大方的捐了一百万出来,其实一百万可以买大房子,或者买一辆跑车,他们都有很大的大爱,来帮助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。我在善济医社,我很精简,我是用中小企业的做法来经营善济,所以每一分钱我们都用在刀口上,然后现在问题是,要开一间分社并不是很难,就是30-50万,要经营一间分社才是一个很大的学问。

记者:您全身心的做慈善,家里人理解,支持吗?毕竟您的很多钱都用来做慈善了,如果家人希望您把这笔巨额的财富留给孩子,我们也是非常理解的。

卓主席:我家里,坦白讲他们是了解我做慈善的目的,问题是他们觉得我做多了,而且做了几十年了,应该休息了。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他们觉得我没有享福到,没有享受到,而且健康也付出了。在新加坡做慈善,一年的费用六七百万,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,分分秒秒需要参与捐款,分分秒秒需要参与管理,分分秒秒需要参与,面对和承担。因为慈善是社会上的一个工作,社会有社会的要求,我孩子都支持我做慈善,我太太是认为够就好,你也年纪大了,应该享受晚年了。他们也相当的理解我,我也很感恩他们,希望得到他们的谅解,特别少的时间在陪伴他们,我也希望他们以后有力出力,有钱出钱,用心经营他的人生跟慈善。

记者:您曾经提到过,孩子有才,不需要我的钱,孩子无才,留下钱也没有用,那我们应该给孩子留下什么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呢?

卓主席:我觉得金钱不是生命的一切,金钱是生活的必需,所以我觉得我留下给孩子的是一种精神、文化和内涵,希望他们健健康康,可以照顾到自己,也可以把多余的时间跟金钱来照顾其他社会上的弱势群体,帮助弱势的人,我已经跟孩子讲得很清楚,老爸不会留东西给你们,包括金钱,包括物质,我希望你们谅解我,他们都能够接受我目前的想法。

记者:您在2008年加入善济医社之初,有4名员工,银行存款30万,现在的规模如何呢?有多少员工,银行存款有多少,这个方便透露吗?

卓主席:我在进来的时候有4个员工,存款有30万,目前有130个员工,内部存款有1400万。可问题是,当初的费用很低,一年才需要十多万的费用,现在一年需要600万的费用,所以30万可以维持两年,现在1400万可以维持3年。以前看病, 一天才20多人,现在1200个人,所以我觉得金钱的需要比当时来得大很多,我以我必须努力的继续筹款,继续精简,提高我们的层次来服务社会上有更多需要的居民,而且我觉得救一个人其实不是救一个人,而是救了一个家庭,因为一个家庭,一个人有问题其他人都有问题。我们的工作是让他们把身上的疼痛拿掉,精神上比较安宁一点,不要有这么多埋怨,造成社会上的负能量。

记者:面对这么一个庞大的团队要管理,您是用经营企业的思维和模式去运作善济的,但是很显然对于病患的仁慈是不适用于企业管理的,对于员工的管理,您苛刻吗?您最在乎的员工素质是什么?

卓主席:每个员工都是我亲自面试聘请进来的,我觉得最主要不是能力,是他的慈悲心。如果有再高的能力却没有慈悲心,是不适合做医药医疗,当他有慈悲心的时候,是我的首选,他进来我们的医社的时候,训练他的能力是我的工作,所以我训练他们是用中小型企业的做法,因为我们的钱不多,后备金不多,我们要一个人做很多人的工作。   当一个人做很多人的工作的时候,同时也能提高他的能力和智慧,我对他严是因为人命关天,然后在医院方面的服务,一定要严肃,一定要庄严,不能够马虎,所以对他们严是情有可原,可是过程中有一个家庭式的内涵和关心,所以每个员工还是能够接受。善济提倡的是宽容,慈悲,大爱,感恩,祝福,大家都能融入这个文化,所以,到今天为止,管理这些人并不是我最大的问题。

记者:善济医社的员工流动性大吗?

卓主席:(流动性)其实不大,员工自己走得不多,反而是我要求员工走的会比较多一点,因为我觉得员工不适合这份工作的时候,不够慈悲的时候,不够宽容,不够光明的时候,我会主动叫他们离开,因为我不能让一些不够慈悲,不够光明的人留在善济医社,影响到整个慈善机构的服务。

记者:当初当老板是赚钱,而现在做慈善是花钱。请问是当老板辛苦,还是做慈善辛苦?当老板和做慈善有什么不同呢?

卓主席:当老板的时候觉得老板很辛苦,做慈善的时候觉得老板不辛苦,老板只是赚钱而已,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赚钱,慈善不一样,他要求很细心,很细腻。而且要根深蒂固,要四方八面,而且要很圆满,要处理全部的东西,做慈善要面对的太多了,而且慈善是在亏本做生意,但老板是在赚钱做生意,只是看赚多赚少,慈善是付出,老板是回报,这是两条路的做法,我觉得慈善太辛苦了,可是我很乐意去考验和承担,而且这么多年了,我的心已经沉淀了,也不会觉得太辛苦,习惯了。当一个事情你每天在做的时候,你认可的时候,你想去做的时候,你感恩的时候,我觉得不是一个困难,不是一个瓶颈,而是乐在其中,我倒觉得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光明和未来。

记者:善济医社的发展与时俱进,紧跟时代的需求,比如我身边有一些朋友,包括我自己有过抑郁症的经历,善济医社一步步的发展都尽量切合病患的需求,时代的需求,有身体和心理方面的辅导服务,接下来有什么具体的发展计划吗?

卓主席:接下来,我们15间分社稳定住,用软实力替病人剪头发免费,深度的去了解他们的内心,让他们感恩,用正能量去影响他们,还有教非华族去学习华文,希望从这个平台可以帮助到更多的非华族,宣扬中华文化,宣扬推拿,针灸,非华族从中华文化当中得到更好的照顾,让他们更感恩的去提倡种族和谐。还有接下来,员工要逐步的提升,提高他们的医术,提高临床经验,提高他们的亲和力,去改善,去进步对病人的交流和沟通。

记者:我们也会遇到一些人,有胸怀,有意愿,但是能力不够,如果想要做慈善,该如何呢?

卓主席:一般上要做慈善相当的困难,一般的人捐钱跟行善,慈善的意义任重道远,慈善是承担承担再承担,感恩感恩再感恩,付出付出再付出,它很任性,它没有随性,它是固定的,不能够今天想做就做,明天不想做就不做,行善不一样,他今天有钱,想捐就捐,明天不想捐就不捐。所以要行善相当容易,就是你舍得就把部分的所得捐出来。慈善是不一样的,你除了用精神,用时间,还要用体力,用金钱,智慧去付出,还要面对很多人,面对光明,面对慈悲,面对宽容,要亲身体验,它是两个不同的道路,我觉得你有机会去做慈善的时候,就要去做慈善,而不是单单行善而已。可是要做慈善,你必须要认可自己的所作所为,一定要定下心,不能够名利欲望,贪嗔痴,这样与做慈善的环境背道而驰,反而会伤人不利己。

记者: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,如果这些人有意愿的话,可以先从行善做起。您常常说到:人生无常,是因为生活中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吗?才会有这样的感触?

卓主席:明天的你是否依然存在,生命是很无奈的,很无常的,未来心不可得,过去心不可得,当下也不可得,才有这么多意外,还有这么多暴毙。我觉得人活在当下,必须用尽全部的智慧和光明来处理那一天,因为很简单,明天到底是无常先到还是生命存在,我常常告诉自己,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,我必须要过得有意义,必须要过得很充实,必须要认可今天的时间,精神跟价值去处理一些有利众生的事情,发挥生活的感恩和生命的意义,价值和能量。

记者:您说过善济是属于大家的,有一天要往外国走,外国的主要阵地是中国吗?具体是怎样的方式呢?您对善济以后的期望是什么?

卓主席:我知道世界上有三大团体,他们的精神是很伟大的,就是红十字会,狮子会和扶轮社,他们为什么能够走到全世界呢?就是一个信念和理念,就是一个文化价值观。中医也是中国,中华文化的一个保健养生的文化。中医在几千年以来照顾了很多生命,照顾了很多人的健康和幸福,我觉得应该大力的宣传,医术也是中华文化的一块。还有我们的语言,孔子,孟子,道子,这些都是中华文化的思想,能够把中华文化的一部分,中医,发扬到非华族的国家,是一种很光明的一件事情,而且可以把中华文化带回去中国,华人的地方,根深蒂固的回忆,构思和回想我们中华文化的伟大,我觉得应该提倡和鼓励的。

记者:回首您走过的人生路,如果有机会人生可以重新来过,您希望改变什么吗?还是一切保持原样就好。

卓主席:我很感恩我现在的所有和我的付出,我也很感恩前辈有这个平台让我去接班,让我去发扬光大,很多人一直问我后悔吗?其实我没有后悔,为什么呢?我们能够有这个平台,前人种树后人纳凉,留下来让你去发扬光大,我觉得是应该感恩的,所以这几十年来我做慈善,没有拿到半分钱,而且每年最少要最少捐几十万,华文的礼节,礼尚往来,我很乐意的,如果你让我重新选择,我还是会挑起这个责任,发扬慈善的光明和未来。

记者:最后您相对所有的捐献者说些什么呢?

卓主席:我很感激他们不屈不饶,坚定不移的支持慈善,支持我,对我的加持,支持善济医社。我希望他们可以更深入的了解,取之社会用之社会。社会上有一群人,他们很辛苦,希望我们这些有能力的人,我们应该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来照顾他们,让他们不要这么痛苦和辛苦,让他们可以过上比较好的生活,提升他们的生活素质,让他们能够和谐,社会就不会有这么多埋怨,社会如果很稳定的话,大家才有福报去共享平台,有福报去共享社会的安定。谢谢大家!

记者:好,谢谢卓主席的时间!

在此篇采访的最后,要特别感谢卓顺发主席抽出宝贵的时间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慈善梦想,把这份正能量发扬光大,也要感谢善济医社的汪慧小姐和Joanne小姐,帮忙提供资料和照片,以及纠正最新的数据,感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