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席献词

卓顺发太平绅士寄语

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这是摘自中国屈原的《离骚》,意思是前面的道路啊又远又长,我将(不遗余力地)上上下下追求探索。今天我写这句话,我想的是也是“路”,是我的人生之路,是自己所追求的梦想的路,同样也是善济的未来之路。

回首自己的曾经,路是崎岖的,也曾在午夜里迷茫的望着未来,怨恨过生活为何要给自己这么多的磨难?现在想想这还真印证了孟子的一句话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……”意思是上天将要降落重大责任在这样的人身上,一定要道先使他的内心痛苦,使他的筋骨劳累,使他经受饥饿,以致肌肤消瘦,使他受贫困之苦,使他做的事颠倒错乱,总不如意,通过那些来使他的内心警觉,使他的性格坚定,增加他不具备的才能。也正是有了这些苦难,才能让我越发的体悟到人生的不易,让我急流勇退,去追求精神上真正的幸福——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让他们得到平凡的幸福,这些是我曾经最为渴求却无法得到的,这些也是我心中的愿望,这是我的慈善之路,现今是善济的路。

当初我辞去我一手创办的,已经挂牌上市的罗敏娜控股的执行主席,并卖掉31%股权,成立罗敏娜基金时,很多人都不理解,都在问我“为什么?”,“我是不是疯了?”是啊,那个时候罗敏娜已经上市了,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可以说是财源滚滚,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而且投身到之前并未怎么接触过的慈善事业中来?在很多人看来,商人是赚钱的,慈善是花钱的,这简直太无法理解了。而且那个时候,我已经49岁了,已经快到了知天命之年了。这次蓦然的转身究竟是为了什么?

我在走一条路,自己人生新的道路,是通往我自己内心深处的路,一条平和的路,商场的摸爬滚打几十载,我见过纸醉金迷,也经历过尔虞我诈,心里想要的究竟是什么?很多人到最后才明白,所求的不过内心的真正的平和,所追寻的是一条平和的路,而我的平和之路是什么?回首曾经的经历,我要给所有曾经的“自己”一个机会,年少辍学时,我最大的梦想是赚钱,减轻爸妈的负担,让全家过上好日子。现在,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用我的经验、用我学到的知识、用我的人脉关系,去帮忙社会上的许许多多的弱势群体,救人救命,越多越好,越快越好。这是我今后的路,这是我要探索的自己的路。

在探索这条路的同时,我有缘结识了善济,这是一种很特别的缘分。善济成立于1901年,在这片土地上已经有118年的历史,在一代又一代的善济人的努力下,它为百万家庭带来了幸福与安康。2008年的时候在好友张锦泉先生的一再邀请下,我加入了善济,而那个时候的善济,只有一间小分社,4名员工,每天服务26位病人。如果再没有人帮它一把,它的路没了。于是我决定加入善济,不仅仅是为它探索未来的路,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心中那无尽的慈善之路。

慈善之路是什么?怎么把善给更多的人?这是我接手善济所遇到的第一个难题,也是在最大的一个难题。众生知感恩而天下安宁,众生知自觉而天下太平;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众乐乐不如天下乐。知足常乐,知足自己,常乐大家。而善济所面临的问题,是将这份爱,这份感恩放大。

后来,我转换了一下思路,结合我最擅长的经营公司的经历,我明白了一个企业要有生命力,它必须有企业精神,善济作为一个慈善机构是不是也是这样呢?于是我在彻底了解了善济百年的历史之后,结合我个人的经历,总结出了善济文化价值观:“宽容、大爱、慈悲、感恩和祝福”,配合国家建设、创造和谐社会,善济医社积极推动“有国才有家,家和万事兴”、“善与国同在,济与民同心”的宏观信念。鼎力支持福利事业,积极参加各社区、团体、联络所等的慈善活动,回馈社会。

目前善济拥有15间分社,每天服务大约1400多人次,4间善济资助的康乐中心,每年有上万居民到来进行各种有益身心的康乐活动。在社会上,也得到了病患和爱心人士的普遍认可和赞许。

在过去五年里(2014年至2018年)善济总共服务了约142万看诊人次,发出的药帖有265万帖。未来五年(2019年到2023年)看诊人次估计将高达250万人次,发出的药帖估计为480万帖。

在这条慈善道路的前行中,我们得到了善济医社赞助人哈莉玛总统,医社顾问,政府长官;社会大众、政府机构(建屋发展局、卫生部、人民协会)、公民咨询委员会、市镇理事会、媒体机构和各团体、企业家、善长仁翁、表演艺术家、义工、董事们、同事们的支持,在此对他们表以最真诚的敬意和谢意。对我和所有善济人而言,这条路也不过仅仅走了一小段,我们将继续上下而求索,让这条爱之路通往更多人心灵的深处,照亮他们前行的道路。